我們在戰位報告|軍事科研人:從實驗室到勝戰之路有多長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尚曉敏 李瑋 楊殿基責任編輯:于海洋
2020-10-15 09:33

軍事科研人:從實驗室到勝戰之路有多長

中國軍網記者 尚曉敏 李瑋 楊殿基

坐落在首都北京五環外的軍事科學院,是我軍軍事科研的最高殿堂。在這裏,一個章句、一個法條、一個數據都是在書寫未來戰場的法則,關乎生死,左右成敗。

從這裏開始,到試驗平台、到演兵一線、再到邊防前哨,到處都有軍科人擔當奮進、埋頭苦幹的身影,到處都能感受到軍事科研團隊創新跨越、強軍勝戰的勃勃英姿。

(一)

2018年5月16日,習主席視察重新組建的軍事科學院,考察瞭解科研進展情況,並作出重要指示:堅持面向戰場、面向部隊、面向未來,堅持理技融合、研用結合、軍民融合,加快發展現代軍事科學,努力建設高水平軍事科研機構。

統帥的指示,成為系統工程研究院上下研而為戰、奮發有為的不竭動力。該院自2017年9月成立以來,始終堅持“忠誠奉獻、科研為戰”的院訓,堅持科研為戰導向,聚力服務備戰打仗,足跡遍佈座座軍營。

2019年深秋,系統工程研究院高級工程師張華等一行三人跟隨邊防巡邏部隊開展體驗式調研,沿西南某邊防線徒步行軍160公里。在8天時間裏,他們穿過了陰雨綿綿的山林,泥漿灌鞋、舉步維艱;爬過了直上直下的“絕望坡”,手腳並用、“四驅”前行。

在這期間,生活保障完全無依託。午餐只能邊行軍邊吃攜行的乾糧,科研團隊攜帶的某新研製便攜高能食品成為了大家恢復體力的“加速劑”。

“吃完再喝上幾口熱水,就滿血復活啦!”一位試吃的小戰士爽朗地笑着説。

在隨行的軍用口糧研究人員心裏,“滿血復活”就是最好的評價。因為在戰場上,作戰人員只有迅速恢復體力才能保持戰鬥力。

每天早晨天還未大亮,巡邏隊伍裏負責物資接力前送的戰士就要先行出發。看着他們揹着物資在陡峭的山路上負重前行,想到負責前送物資的戰士為節約物資而捨不得在前送站點吃飯,張華深深地感到,在騾馬無法通行的巡邏區,推動無人裝備前送物資的研究與試點工作已迫在眉睫。

幾天的一線調研工作結束了。張華和他的同事們不約而同感到,習主席作出的“面向戰場、面向部隊、面向未來”重要指示是支撐新時代強軍勝戰的深謀遠慮。“過去軍需科研我們總是想‘官兵巡邏需要什麼’,事實上更需要思考的是‘我巡邏需要什麼’,只有切身體會才能做出適應實戰要求的科研成果”。

從“研而為戰”出發,到實現“研用結合”,科研成果經受住實踐的考驗才能轉化為部隊戰鬥力。這是系統工程研究院始終踐行的科研理念,也是深入貫徹習主席“聚焦實戰,抓好科技創新成果轉化運用,使科技創新更好為戰鬥力建設服務”重要指示的必然要求。

在新冠肺炎疫情暴發期間,武漢保障醫療專家組進行核酸檢測和疫苗抗體研究等工作的明星裝備——負壓帳篷移動實驗室,雖是一款早在2016年研製成功的科研樣機,但在病毒檢測、檢測試劑和疫苗抗體等研究中發揮了重大作用。

這款樣機研發始於2014年非洲埃博拉病毒疫情暴發,2016年樣機研製成功。當時因埃博拉病毒疫情已在非洲得到有效控制,負壓帳篷移動實驗室直接作為衞勤保障物資儲存。

“我們始終堅持產、學、研、用一體銜接的科研運行機制,即使科研樣機也要保證落地就能展開,展開就能使用,使用就能形成戰鬥力。”系統工程研究院副研究員陳鋒告訴記者。

時隔4年,面對新冠肺炎疫情的挑戰,負壓帳篷移動實驗室樣機依舊保持着“拉得出、頂得上、打得贏”的戰鬥能力。疫情防控任務下達後,經過簡單調試隨即發往抗疫一線,在武漢連續安全運行76天,圓滿完成裝備保障任務。

(二)

習主席視察軍事科學院時,叮囑有關部門要充分尊重人才、關愛人才,紮實做好育才、引才、聚才、用才工作,不拘一格降人才,打造高素質軍事科研人才方陣。3年來,該院把人才建設作為強院興研的戰略工程,在人才培養上舉措不斷、力度空前,同時也吸引了大批優秀人才來到系統工程研究院這個大家庭中。

“雖然對文職這個概念有些模糊,但是我知道這是一個服務軍隊建設的工作崗位。我有一個軍旅夢,我想去。”時至今日,26歲的宋景新對當年報考軍科文職的初衷依舊記憶猶新。

2018年6月,碩士畢業的宋景新已被吉林省松原市“招博引碩”計劃錄取,即將成為一名事業編制人員。“如果報考文職,一旦未能錄取就可能面臨待就業的風險,當時家裏人也極力勸阻。但是,內心對軍隊的嚮往和對科研的追求,讓我決定拼一次。幸運的是,最終軍科也選擇了我。”

“宋景新是個‘有些潑辣的孩子’,她有責任、敢擔當、不怕吃苦、執行力強,所以我們都敢放手讓她參與到重要試驗中來。”這是老同志對宋景新的普遍評價。正是憑藉一股子不認輸、不服輸的拼勁兒,加之領導、同事的幫扶,宋景新先後參加了3次軍用食品部隊試驗。

2019年底,宋景新在滿洲里參加一次重要集體食品寒區部隊試驗,讓她感觸頗深。那是個滴水成冰的地方,即便戴着手套穿着棉鞋也會在短時間內凍得手腳僵硬。在雪地上用炊事掛車對食品進行復熱時,為了操作方便,試驗人員脱掉了手套。操作完成,手已經沒有知覺。當時她心裏也在想:這樣拼到底值不值得?

但是當看到訓練之後的戰士們吃上了熱氣騰騰的飯菜,宋景新打消了之前的疑慮。“辛苦都不算什麼,他們臉上的笑容就是對我們最大的鼓勵和肯定。軍隊科研人員的職責不就是要把自己所學的知識真正轉化為部隊戰鬥力,真正地幫助到戰士嗎?”

老一輩科研人關愛人才、敢壓重擔;年輕一代勇於擔當、不負重任。正是在這樣的傳承中,高素質人才方陣不斷壯大。

通過人才引進,毛龍波從陸軍勤務學院來到系統工程研究院。他始終堅持真抓實幹、不畏難的工作態度,深入一線搞科研。

某次島礁建設工程中,因工人數量有限,只能依靠科研人員和廠家一起完成敷設電纜工作。在蓋好的電纜溝裏敷設電纜,人只能彎着身子一步步向前挪動,稍不留意就會磕在電纜支架上。在搞清楚現地狀況後,廠家工作人員也不願再下去了。

“如果我不下去,就更不會有人下去了。”第二天,毛龍波帶頭走在前面,一個人帶着3根重達近60斤的電纜,彎着腰摸索着進行敷設。10米,100米,1000米……汗水流到眼睛裏殺得眼睛生疼,腰痠得直不起來,腳長時間泡在水裏已經白爛,腿上多處擦傷……下島時,毛龍波的膚色儼然與當地漁民無異。每當提起這一經歷,周圍的同事都會對他豎起大拇指。

(三)

熱愛科研,才會堅定選擇;春華秋實,方顯自身價值。在軍事科研這條路上,一旦開始就沒有回頭路,唯有以一種精衞填海的意志、水滴石穿的信念披荊斬棘、排除萬難。

2020年是不平凡的一年,對系統工程研究院工程師張宗興來説,也是如此。

9月8日,習主席在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會上的重要講話,讓張宗興又回想起了在武漢抗疫的85個日日夜夜。

臘月二十九一早,張宗興在河北老家接到了祁建成所長“支援武漢”的電話,隨即收拾行李,告別家人,奔赴支援武漢的一線。

2月25日晚,張宗興受命趕赴火神山醫院保障第一例病理解剖。

為確保病理團隊能順利完成解剖,他盡力克服近距離觀察帶來的緊張感,反覆預想各種突發情況的應急預案,密切觀察解剖實驗室裏的一舉一動,防止任何意外發生。他深知,檢驗方艙實驗室一旦出現任何設備故障,都可能導致任務的失敗,甚至危及醫護人員的生命。

在火神山醫院開展的26例病理解剖中,前14例由張宗興獨立保障完成,最忙的時候一天連續保障3例,他在戰位的堅守成為整個病理團隊安心工作的“定心丸”。

噁心、頭痛、心悸、心慌氣短,嚴重的出現肺水腫甚至威脅生命安全……這是進入高原的一些常見反應。雪域高原有守衞邊防的戰士,也有軍科人的身影。

“發揚科學精神、奉獻精神、苦戰作風,立足本職崗位開拓進取、追求卓越。”2017年7月19日,習主席向軍事科學院、國防大學、國防科技大學授軍旗、致訓詞,出席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這一講話讓系統工程研究院高級工程師郝利民至今印象深刻。

“一切為了士兵,一切為了勝利”。這是郝利民的座右銘。為填補我軍軍用食品的多項技術空白,郝利民和團隊8上高原,爬冰卧雪、翻山越嶺,足跡遍及喀什、葉城、那曲等地20多個邊防部隊單位,實地考察和調研官兵在高原高寒作戰訓練情況下出現的身體缺氧狀況及高原營養與應急食品需求。

郝利民至今還記得那曲駐軍一位副營長提到的一件事。副營長告訴他,剛來那曲的時候,沒有樹、也沒有草,一次前往拉薩執行任務,當車隊接近海拔3700米的拉薩時,綠色逐漸多了,到達拉薩西郊時,路兩旁突然出現兩排高大樹木,眼淚都不禁奪眶而出。因為這是副營長三年多第一次下山,也是三年多第一次看到樹。

時至今日,回憶起這段故事,郝利民仍舊觸動很深:每當覺得工作勞累和辛苦時,想起副營長和那曲高原的戰友們,也就有了無窮的動力驅使着自己一定要堅持下去。

經過長年不懈的努力和堅持,高原特種作戰食品相關研究成果目前已陸續裝備部隊。

淡泊名利,永懷報效祖國的赤子之心。像張華、張宗興、郝利民這樣的科研人數不勝數。因為工作性質,更多的科研人埋下頭,甘心做沉默的砥柱,正如深海中的潛艇,無聲,卻有無窮的力量。

軍事科學院家屬樓後面有座山,院裏人稱為“紅山”。在軍科人的眼裏,紅山是偉岸的,其偉岸在於開闊的視野、優質的平台;紅山是厚重的,其厚重在於老一輩軍科人積澱下來的苦心鑽研的科學精神。回首過去,紅山見證了無數軍科人通宵達旦、獻身科研,為國防和軍隊建設所作出的歷史貢獻。而今,為了讓戰旗更加鮮豔,“三更燈火五更雞,甘把忠骨埋紅山”的紅山精神依舊在這裏傳承弘揚……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