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機關主動為基層解難幫困,為啥好心辦了“壞事”?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責任編輯:楊凡凡
2020-11-19 08:30

“素質過硬的兵”要了不來,“表現不好的兵”接了“燙手”,如何破解這一“補勤”難題?武警兵團總隊執勤第五支隊——

“補”來的戰士同樣響噹噹

■黃超 鄧武

機關主動為基層解難幫困,為啥好心辦了“壞事”?武警兵團總隊執勤第五支隊人力資源股股長歐陽海星一想到這些就覺得自己“委屈”。

原來,每年老兵復退後,不少執勤中隊都會出現兵力緊張的情況。

“工作缺人幹,訓練沒氛圍,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啊!”瞭解情況後,該支隊抓建基層領導小組召開辦公會,指定人力資源股具體負責補勤工作,為基層排憂解難。

得到補勤消息,基層的主官們有人歡喜有人憂。喜的是補來“生力軍”,執勤和訓練等兵力緊張的問題即將得到解決,官兵練兵備戰的動力也會更足;憂的卻是臨近年終考核這一關鍵節點,補來的戰士思想狀態如何,軍政素質如何,以往工作表現如何,中隊還來不及掌握。

“如果對新補入的戰士不知根知底的話,就容易拖中隊建設的後腿!”看着手中的補勤通知單,某中隊指導員張記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原來,張記所帶的中隊已連續3年被上級評為“基層建設先進單位”,今年是“保先進、創標兵”的關鍵一年。臨近年終考核,如果新補來的人員軍政素質不高,不僅難以快速融入中隊工作生活,還會拉低中隊的考核成績。

最令張記“鬧心”的是,過去有的中隊將個別“不好管、不服管”的戰士補到他所帶的中隊,給張記的工作造成了一定的被動。以去年補入的戰士為例,一名士官違規使用手機,令他和中隊長張金保一度很頭疼。

無獨有偶,另一箇中隊的指導員陳吉星同樣有自己的顧慮。由於去年補勤來的戰士軍事素質參差不齊,又發生了違規違紀問題,導致該中隊在年終考核時馬失前蹄,丟了先進。

由於類似情況很多,一些單位的官兵甚至形成了“參與補勤就是平時表現不好”的錯誤認識。不論是“給人”的中隊,還是“要人”的中隊,一旦某個戰士被確定為補勤人員,其他官兵都會不自覺地給他貼上“差評”的標籤。

一名曾參與補勤的戰士在支隊強軍網“政委信箱”裏匿名留言:“我要調走那幾天,戰友們議論紛紛,好像我犯了多大錯誤似的,還未奔赴新戰位,心就涼了一大截!”

支隊政委安會永看到留言後高度關注,結合蹲點幫建之機開展調研,帶領抓建基層領導小組進班排、上訓練場,通過組織座談和問卷調查等方式,傾聽基層官兵心聲,廣泛徵集意見建議。他們發現“專業士官復退後,補入的普通士官難以符合崗位需要”“兵力雖然補足,但實際開展工作的效果卻不理想”“個別補勤人員與中隊幹部骨幹相互間缺乏信任”等問題很突出。

“機關服務基層,絕不能把‘好心事’辦成‘鬧心事’,如此補勤必須堅決糾正。”在基層機關雙向講評會上,安會永的話擲地有聲。隨後,與會人員圍繞如何服務基層展開了討論交流後達成共識:幫建基層一定要幫到點子上,做到真解難、解真難,才能為基層建設注入新活力。

為此,他們組織機關、基層幹部對《軍隊基層建設綱要》進行再學習,強化按綱建隊意識;規定補勤兵力按建制班抽調,由人力資源股監督執行,防止對戰士區別對待;優先配齊缺編崗位人員,實現補兵力與補崗位相結合。此外,支隊還為每名官兵建立了成長檔案卡,詳盡記錄持卡人的個人經歷、日常表現、興趣愛好和立功受獎等情況。補勤時,成長檔案卡與戰士同步移交,接收單位在第一時間就能掌握補勤官兵的基本情況。

“潘高,中士,班長,2019年在支隊第3季度‘創紀錄、當尖兵’比武中獲得個人第4名……”“董澤宗,下士,副班長……”這次補勤的兵力到中隊後,張記一一翻看他們的成長檔案卡,心裏的一塊大石頭終於落了地:補來的戰士整體素質較好,且各有特長。

一週後,董澤宗和潘高用考核成績證實了自己的實力:潘高在第3季度按綱建隊考核中,以全大隊五公里武裝越野第一名的成績打響了頭炮;董澤宗則取得了射擊課目的3個優秀……

“這回補的是‘生力軍’,我和指導員很放心!”見此成績,張金保開懷一笑,朝剛走下考核場的戰士們豎起了大拇指。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