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抗美援朝70週年|田義偉:抗美援朝戰爭中大國較量的啓示

來源:參考消息作者:田義偉責任編輯:馬嘉隆
2020-10-09 10:06

《參考消息》特別策劃:致敬最可愛的人——紀念抗美援朝70週年·專家縱橫談(4)

抗美援朝戰爭中大國較量的啓示

■文/田義偉

·中國人民在美國處於頂峯之際,敢於迎接它的挑戰,這種大無畏的英雄氣概和膽略,在當時恐美症流行的世界是絕無僅有的

·美國軍政當局決策的失敗,是他們自視國力和軍事強大,盲目用武力壓服中國的自取其辱

·戰場上得不到的東西,在談判桌上也得不到

發生在20世紀50年代初的抗美援朝戰爭,是中國人民為保衞和平、反抗侵略的正義之戰。在這場戰爭中,新中國與美國互為主要對手,進行了一場軍事、政治、經濟、外交的全面較量,中國人民在新中國成立伊始各方面嚴重困難的情況下,贏得了勝利和尊嚴。回望歷史,我們可以從中得到啓示,獲取前行的力量。

中國人民志願軍入朝後,毛主席與志願軍司令員彭德懷多次往來電報分析形勢,根據朝鮮戰場形勢發生的重大變化,決定改變原定計劃以運動戰方式殲滅敵人。圖為彭德懷(左一)在朝鮮前線主持作戰會議。(資料照片)

堅守底線 敢於鬥爭

1950年6月25日早晨,位於朝鮮半島南北中央的三八線上,長期小規模的武裝衝突和摩擦發生質變,朝鮮大規模內戰全面爆發。

美國當局公然違反聯合國憲章“不得干預本質上屬於任何國家內部管轄之事件”的規定,立即派出武裝部隊,干涉朝鮮內戰。在新中國未恢復合法席位、蘇聯缺席的情況下,操縱聯合國安理會通過組成侵朝“聯合國軍”的非法決議。同時派出海軍部隊侵入台灣海峽。此時,新中國成立還未滿一年。

1950年10月初,美軍越過三八線,向中朝邊境快速推進,中國的安全受到嚴重威脅。

根據朝鮮勞動黨、朝鮮政府的請求和中國人民的意願,黨中央和毛澤東高瞻遠矚,科學分析參戰的利弊,毅然作出抗美援朝、保家衞國的重大戰略決策。10月8日,毛澤東以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名義發佈命令,“着將東北邊防軍改為中國人民志願軍,迅即向朝鮮境內出動,協同朝鮮同志向侵略者作戰並爭取光榮的勝利”。毛澤東強調:“總之,我們認為應當參戰,必須參戰,參戰利益極大,不參戰損害極大。”

中國人民在美國處於頂峯之際,敢於迎接它的挑戰,這種大無畏的英雄氣概和膽略,在當時恐美症流行的世界是絕無僅有的。事實證明,中共中央的出兵決策是完全正確的,集中體現了中國人民不畏強暴,敢於鬥爭的意志和決心。

靈活機動 迎擊軟肋

1950年10月19日,中國人民志願軍在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彭德懷率領下,分別從丹東、長甸河口、集安跨過鴨綠江,向朝鮮境內開進,開始了中國人民偉大的抗美援朝戰爭。

面對敵我裝備的極度懸殊和美軍越過三八線後的形勢,毛澤東與彭德懷在志願軍出動前的10月13、14日研究確定,志願軍入朝後,先打防禦戰再打反攻戰。可當志願軍於10月19日開始入朝後,朝鮮戰場形勢已發生重大變化。

戰爭指導因勢而變。毛澤東和彭德懷多次往來電報分析形勢,決定改變原定戰役計劃以運動戰方式殲滅敵人,“在穩當可靠的基礎上爭取一切可能的勝利”。同時,中共中央和志願軍總部判斷以美軍為首的“聯合國軍”,對志願軍的出動沒有任何察覺,麥克阿瑟根本沒把中國放在眼裏,不相信中國真的敢於抵抗。他部署了“聖誕節前凱旋攻勢”,斷言“在聖誕節前讓部隊班師回家”。毛澤東當時説,麥克阿瑟越狂妄、自負、好大喜功,越對我們有利。

隨後,志願軍迅速把握戰場特點,及時抓住敵人判斷失誤和不適應我軍之夜戰、近戰及包圍迂迴作戰等弱點,發揮我軍長處,迅速在局部地區集中優勢兵力,連續行軍、作戰13個晝夜,把瘋狂進攻的敵人從鴨綠江邊一直打退到清川江以南,殲敵1.5萬餘人。志願軍粉碎了麥克阿瑟感恩節佔領全朝鮮、結束朝鮮戰爭的狂妄企圖,取得了初戰勝利。

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是我軍制勝的法寶,是抗美援朝戰爭中中國人民以劣勢裝備戰勝世界頭號軍事強國的有力武器。歷史證明,與強敵較量,必須避其鋒芒,擊其軟肋,因勢而變,借力打力,最大限度地發揮我之長處,以快速聚集的局部優勢打擊和消耗敵人,直至取得勝利。

主動佈局 扭轉戰勢

志願軍入朝第一次戰役的勝利,並未使整個戰場形勢發生大的變化,志願軍在朝鮮仍未站穩腳跟。以美軍為首的“聯合國軍”還未被重創到被動防禦的地步,隨時都會對志願軍實施大規模進攻。

1950年11月4日,毛澤東和彭德懷在後方和前方,同時意識到美方可能實施的強大反攻,並互致電報商議應對策略。彭德懷和志願軍總部領導研究的作戰方案顯示,志願軍準備主動佈設戰場,將主力撤至第一次戰役後比較熟悉的地區休整和構築反擊陣地,誘敵深入,伏擊圍殲。這一戰略考慮,是毛澤東對志願軍入朝前確定在德川、寧遠公路線以南地區建立防線思想的發展,目的是根本扭轉朝鮮戰局,掌握戰略主動。

美軍佔領平壤後,美國朝野上下都沉浸在朝鮮戰爭即將“勝利”的喜悦之中,這時“美國人的耳朵只能聽勝利之聲”。“聯合國軍”遭到志願軍第一次戰役突然迅速打擊時,他們均不願意承認志願軍參戰這一事實,認為出現在朝鮮的中國人,很可能是一些零星的志願人員。

美國軍政當局在對中國志願軍參戰兵力意圖猜測不明的情況下,幾經討論還是作出了武裝佔領全朝鮮的錯誤決定。美國參謀長會議主席布萊德雷後來在回憶錄中説:從11月2日至9日的重要日子裏,“我們翻閲了材料,坐下來仔細思考,但不幸的是我們卻作出了荒謬絕倫的結論和決策”。11月24日,麥克阿瑟下令發動“總攻勢”,並公開向新聞界宣佈他的總攻計劃,表示立即就可實現軍事佔領全朝鮮的目標了。然而,令他沒想到的是,志願軍已悄悄把他的部隊團團包圍。

11月25日黃昏,西線志願軍部隊突然對敵發起反擊,先是瞄準美第八集團軍的薄弱環節,集中力量包圍殲滅其進攻右翼戰鬥力較弱的南朝鮮第二軍團兩個師,打開戰役缺口,爾後集中第38軍、第42軍兩個軍,多路向美第八集團軍側後實施迂迴,切斷了美第九軍南撤的退路,將其主力三面包圍於以價川、軍隅裏為中心的清川江南北地區。麥克阿瑟搞不清這麼多志願軍部隊從哪裏來,打的“聯合國軍”暈頭轉向,使他殲滅志願軍打到鴨綠江邊的計劃瞬間破滅,轉而焦急地指揮部隊逃出志願軍包圍。

第二次戰役徹底粉碎了麥克阿瑟妄圖結束朝鮮戰爭聖誕節回國的“最後”攻勢,將瘋狂冒進的敵人一直打退到三八線以南,收復了平壤,殲滅敵人3.6萬餘人。布萊德雷在其回憶錄中寫道:從10月31日至12月底,“這60天,是我職業軍人生涯經歷最嚴峻的考驗時刻……朝鮮戰爭出乎預料地一下子從勝利變成了丟臉的失敗——我軍歷史上最可恥的一次失敗”。麥克阿瑟確定“必須由進攻轉入防禦”。

“聯合國軍”的失敗,從根本上看是美國軍政當局決策的失敗,是他們自視國力和軍事強大,盲目用武力壓服中國的自取其辱。中國人民之所以能扭轉戰勢,不畏強敵,在自己熟悉的戰區主動佈設戰場,以高超的戰略戰術迷惑敵人,引誘敵人進入我預設戰場圍殲之的大戰略,是贏得勝利的關鍵。歷史證明,與強敵較量,不能一味地被動應付,必須在深入研究把握敵我特點規律的基礎上,主動設局,“請君入甕”,聚優殲敵。

藐視傲慢 以打促談

至1951年6月,經過五次戰役的較量,敵我雙方戰場力量已趨於均勢,戰線穩定在三八線南北地區,戰爭形成相持局面。

美國軍政當局發現,至1951年5月,美國已為這場戰爭付出10萬餘人的傷亡和直接戰費100多億美元,卻換來了一個非常困難的局面。為緩解美國內和盟國之間的矛盾,維護美國的重點利益——歐洲利益,5月16日,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開會通過了有關朝鮮問題的政策備忘錄,確定美國在朝鮮的終極目標是在三八線地區建立一條有利防線,尋求締結停戰協定。

黨中央和毛澤東決定實行邊打邊談方針,政治鬥爭和軍事鬥爭雙管齊下,一方面準備同美國方面舉行談判,爭取以三八線為界實現停戰撤軍;另一方面對談判成功與否不抱幻想,在軍事上必須作長期持久打算,並以堅決的軍事打擊粉碎“聯合國軍”的任何進攻,以配合停戰談判的順利進行。

8月18日開始,“聯合國軍”為配合軍事分界線談判,同時對我開始了空中攻勢和地面攻勢。1951年夏秋季防禦戰役,志願軍和朝鮮人民軍共斃傷俘“聯合國軍”15.7萬餘人,志願軍傷亡3.3萬餘人。“聯合國軍”付出重大傷亡代價僅佔領土地646平方公里,遠遠沒有達到談判中要求志願軍和朝鮮人民軍退出1.2萬平方公里的目的。因此,“聯合國軍”不得不回到談判桌上談判。

11月23日,朝中代表提出軍事分界線方案後,雙方依據朝中方案達成了“以雙方現有實際接觸線為軍事分界線,雙方各後撤2公里以建立軍事停戰期間的非軍事區”的協議。1952年10月8日,美方單方面宣佈停戰談判無限期休會。

1952年末,德懷特·艾森豪威爾當選美國總統後,美國當局醖釀進行大規模軍事冒險。為防備“聯合國軍”在朝鮮北方實施登陸進攻,志願軍和朝鮮人民軍進行了大規模反登陸準備,在朝鮮東西海岸正面戰線,挖掘坑道8090條、720餘公里,挖塹壕、交通壕3100公里,並構築了反空降和反坦克陣地,完全改變了朝鮮東西海岸陣地工事脆弱的局面。促使美國當局和“聯合國軍”放棄大規模登陸冒險企圖,轉而於1953年4月26日恢復由其單方面中斷半年之久的停戰談判。

6月8日,談判雙方首席代表正式簽訂了關於戰俘遣返問題的協議。至6月18日,停戰前的各項準備工作均已完成。可就是18日這天,南朝鮮李承晚集團以“就地釋放”為名,強行扣留被俘的朝鮮人民軍人員,破壞停戰協定,引起強烈國際反響。

6月20日,朝中代表團要求談判休會,表示對李承晚破壞行為的抗議。同時,從6月24日至7月27日,志願軍部隊和朝鮮人民軍對南朝鮮軍防守的正面25公里陣地發起攻擊,殲敵7.8萬餘人,收復陣地192.6平方公里,嚴厲懲罰了李承晚集團,加深了美方內部矛盾。接下來,艾森豪威爾向李承晚施壓,“聯合國軍”第三任總司令馬克·克拉克認輸。1953年7月27、28日,克拉克、金日成和彭德懷先後於汶山、平壤和開城在停戰協定上簽字,朝鮮停戰實現。至此,歷時兩年一個月的停戰談判畫上句號,歷時兩年九個月的中國人民抗美援朝戰爭勝利結束。

克拉克在其回憶錄中寫道:“我成了歷史上簽訂沒有勝利的停戰條約的第一位美國陸軍司令官,我感到一種失望和痛苦。我想我的前任,麥克阿瑟和李奇微兩位將軍一定具有同感。”

戰場上得不到的東西,在談判桌上也得不到。邊打邊談,以打促談,使美國感到戰爭拖延下去,對自己只會帶來更多損失。他們不得不在板門店同朝中方面正式簽訂軍事停戰協定。歷史證明,與強敵較量,不能有絲毫僥倖,必須丟掉幻想,以給敵人難以承受的損失逼其走向和談。

(作者為軍事科學院評估論證研究中心政治協理員)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